您的位置 : VIP小說推薦網 > 小說庫 > 靈異 > 填命
填命

填命 鬼手七 著

已完結 周添福張靜娃 空間貴族宮斗情有獨鐘

更新時間:2018-11-06 15:13:32
主角是周添福張靜娃的書名叫《填命》,是作者鬼手七創作的靈異類型的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后福,我為家里續福填命,回來之后家人視我如鬼神……...
展開全部
推薦指數:
在線閱讀
章節預覽

我慢慢睜開眼,就看到一個十七八歲的女生在叫我,她的五官長得很標致,唯獨穿衣打扮有些土氣,手里還拿著一面銅鼓,銅鼓上面刻畫著各種野獸,似乎有狐貍、黃皮子、刺猬等。

我有些懵,就問她是怎么發現我的?

女生說:“我路過這里的時候口渴打算到這井里打口水喝,沒想到打開井蓋(以前的井有蓋子)就發現你在里面快被憋死了,你沒事藏井里干什么?這么大個人了,還捉迷藏啊,幼不幼稚?”

我記得自己最后是掉進棺材里面的,現在左右一看確實是一口井,一口荒廢了很久的井。

這個井我有印象,以前小時候沒東西玩,所以經常跑到這口井這里來玩,往里面撒尿。

但是這井卻是在村子的東面三里地,和墳地的位置簡直南轅北轍,我昨天晚上明明記得是往西走的。

女生見沒有水喝,臉上有些不耐煩,對我說道:“傻子,周家村還要多久才能到,渴死我了。”

我跟她說我就是周家村的人,前面不遠就到了。為了感謝她救命之恩,我就順道帶她過去。

女生瞅了瞅我,說道:“我看你臉色不太好,不會遇到什么臟東西了吧?”

昨天晚上的事情歷歷在目,本來以為是迷信的東西現在我也不敢亂說話了。

“我問你是不是撞了清風了?”她見我不說話,就再次說道。

我問她是怎么知道的。

“我看你印堂發黑,眼眶凹陷,不是撞了清風惹了煙魂就是快死了。”女生好看的眉目蹙了起來。

“你是個道姑?”我有些驚訝。

“道你個頭啊,本姑娘是弟馬,人稱白小仙姑。”她說這話的時候還把手中的銅鼓搖了一下。

我知道這弟馬就是指出馬仙,以前常聽人說南茅北馬,這可不是前兩年香港電視劇里面《我和僵尸有個約會》里面說的南毛北馬,那是杜撰的,這南茅北馬是指南方的茅山術,和東北的出馬仙。

茅山術大家都聽過,抓鬼看相算命分金定穴都是一把好手,尤其是林正英的電影,他展現的就是茅山術,牛逼的一塌糊涂。這出馬仙卻能夠和茅山術齊名,可見實力不是吹出來的。不過具體怎么操作,我也不是很清楚,應該也是和鬼神打交道的行業,我也只是一些耳聞。

我們這的地理位置比較尷尬,靠近東北,卻又不屬于東三省范圍,文化底蘊倒是有些相近,所以出馬仙在我們這一帶也很出名。

既然這白小仙姑是弟馬,我就把昨天晚上的經歷說了一遍,白小仙姑有些驚訝說:“周海周老爺子是你什么人?”

我說是我爺爺,問她怎么認識我爺爺的。

“周老爺子和我師父有些矯情,這次他過世,我代表我師父過來悼念他。”

我全身一顫,抓住了她的肩膀,“你說什么?我爺爺死了?”

昨天晚上我還見爺爺好好的,怎么就忽然沒了?

“嗯,他走了好幾天了。”她點頭道,“周老爺子也托我照顧一下你和他的家人,而且我看你惹到的東西很不簡單,說不定你家里人都有危險。”

這不可能,我昨天下午還見過我爺爺,他好好的和我說話,怎么可能死了?

死了,我昨天見到的什么?

鬼?

但經過昨天晚上的事情,我已經有些不確定了,因為鬼什么的說不定真的存在。

沒心思管她,直奔村里里面過去,遠遠地看到老宅那里,果然掛起了白布,我的心咯噔一下,在眼看周圍,我媽和我哥他們并沒有進老宅,而是遠遠的看著,眼睛里面全是悲傷,其中也包括懵懂的虎子。

虎子看起來長大了,他的病真的好了,和昨天病怏怏的比起來簡直判若兩人,長高了,也長胖了。

虎子老遠就看見我了,屁顛屁顛的就跑過來,我一把將他抱了起來,問虎子的病好了?

虎子說早就好了。

我心里多少有些安慰,畢竟我去填命換回他平安無事,也算值了。

然而我哥從后面趕了上了,沒等我開口,一把將虎子奪了回去,這態度讓我徹底懵了,就看見他皺著眉頭對我道:“你怎么回來了?”

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,心里的愧疚還在,但是現在爺爺走了,我沒時間再管亂七八糟的事情。

我哥看我的眼神越發奇怪了,像是恨不得我死了他才高興,我也裝沒看見了,艱難的問道:“爺爺怎么了?”

“爺爺前天晚上走了。”我哥也有些黯然神傷。

“不可能,我昨天去填命的時候,爺爺還好好的。”我不禁叫道。

“啥昨天晚上,你走了有小一年了。”我媽和嫂子兩人也跟了上來,面露驚恐的對我說。

一年了?!

這怎么可能,我昨天晚上才出門的,被關在枯井里一晚上咋就過了小一年了?

但我看她們的樣子不像是在騙我,而且看虎子的樣子似乎比之前長高了很多,沒有個一年半載時間應該長不了這么快。

“先不管這些,爺爺好端端的怎么就走了?”相比起來我更加關心爺爺。

“你還說呢,你去年走了之后,爺爺也跟著消失了,直到上個星期才回來,身體已經大不如前了,走路都成問題,結果沒過幾天就離開了,而且……”說到這里,我哥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“就是因為你,爺爺說你回來家里一定會出事,這話說完沒兩天就走了,跟著你就回來了。”

不可能的,我知道爺爺疼我,他不可能不讓我回來,而且就算我回來,能代表什么?

我不管他們怎么說,現在爺爺走了,我要去看看爺爺。

“不能,堅決不行!”我哥搖頭道。

“我為了你們做了這么多,難道連見一下爺爺的權利都沒有嗎?”我真的有點急了,我有錯可以認,但是不能讓我不見爺爺。

沒想到我哥忽然滿臉厭惡的對我說:“別以為你付出的有多少,既然填命了,為什么要回來,救了我們就可以回來要我們所有的人的命嗎?”

“我沒有,我從來沒有想過要你們的命。”我不斷的搖頭。

“那就快走,這里不歡迎你,爺爺也一定不想見你。”周緒福冷冷的說道。

我的心被狠狠的揪了一下,嘆了一口氣,我只能無奈的離開,這一刻我真的不想再管他們的死活,他們的所作所為傷透了我的心。

可是在我轉身的時候,虎子卻拉住了我的手,“叔叔,你要走了嗎?什么時候再來看虎子?”

看到虎子,我剛剛硬氣的心腸頓時軟化了,我苦笑著摸了摸虎子的頭,說:“叔叔不走,叔叔就在村東邊的廟里。”

我們村東頭有一座破廟,以前供的是山神,現在已經破的不成樣子了,我打算去那里帶一段時間,畢竟爺爺出事了,我不能一走了之,必須搞清楚這是怎么回事,是不是昨天晚上越到的臟東西搞的鬼。

“那里很臟,叔叔為什么不能住家里?”虎子看著自己的嫂子。

嫂子看了我一眼,眼睛忽然蒙上了一層水霧,不僅是她,就連我媽還有我哥眼中都露出不忍心。

我搞不懂他們為什么一會對我冰冷無情,一會又于心不忍的樣子,是我產生錯覺了,還是他們太分裂了?

不管怎么樣他們不會讓我進家門的,那我暫時去破廟落腳再看情況比較好。

這時候白小仙姑跟了上來,跟我哥他們自報家門,我哥他們顯然知道她,她就說:“還是讓他去看看你爺爺吧,清風的事我會想辦法解決。”

聽她這么說,我哥他們都同意了。

爺爺確實走了,死的很凄慘,全身上下除了臉之外,只剩下一副骨頭架子,皮肉都不見了,像是被野獸啃食干凈了。

而且家里人不敢管,居然就讓爺爺這么躺在炕上,沒有人來料理后事,因為是夏天,屋里面已經傳出陣陣臭味。

看著爺爺的遺體,我眼淚在眼眶里打轉。

白小仙姑拍了拍我的肩膀說:“別難過了,你爺爺為了破除家里的詛咒死的,算起來也確實和你撞到的東西有一定的關系。”

“真的是我害死爺爺的嗎?”我依然有些不相信。

“也不全是,你爺爺今年八十四,常言道:七十三八十四,閻王不催自己去。先不說這個,你爺爺死了,家里人也只有你能給為他披麻戴孝,現在去準備一副棺材,刷上白漆。”

“棺材一般都是紅漆或者黑漆,哪有刷白漆的?”我好奇的問道。

猜你喜歡
  1. 空間小說
  2. 貴族小說
  3. 宮斗小說
  4. 情有獨鐘小說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电子游戏类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