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VIP小說推薦網 > 小說庫 > 仙俠 > 南山有月

更新時間:2019-05-31 11:23:12

南山有月 連載中

南山有月

來源:青墨云 作者:無條分類:仙俠主角:南月顓頊

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《南山有月》的小說,是作者無條傾心創作的一本仙俠類型的小說,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線閱讀到這本顧淮簡安小說,一起來看下吧:她,青蛇苦修百年成人;他,風流多情人間正主! 百年前陰差陽錯的交集,百年后再次相遇,又會擦出怎樣的火花?被認為女媧轉世的她,能否在愛情上修成正果?魔界大敵入侵,雷州共工氏處心積慮,大荒腹背受敵!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南月又驚又喜,也不敢動,生怕吵醒睡夢中的顓頊,只好保持著這個姿勢,臉色也因為羞赫變的微紅。

她靜靜地陪在顓頊身邊,手放在他溫暖的手心里,就像冬天在火爐邊一樣溫暖舒心。

顓頊還在睡著,卻將她的手放在自己心口,輕喚道:“妙姬,妙姬。”

瞬時,南月的心涼下來。剛才的溫暖貼心都不復存在。

就在這時,窗外傳來幾聲布谷鳥的叫聲。

南月輕輕嘆了口氣,把手抽回來。用口型埋怨顓頊道:“你心里只有妙姬!”

之后,她站起身,拿來一件披風為顓頊蓋上。而窗外布谷鳥的叫聲越來越急促。

南月最后看了眼睡熟的顓頊,與桃醉一樣,翻窗出去,消失在夜色中。

帝丘東郊。

夜色中的黑袍男人像是一個幽靈,同夜色合二為一,相得益彰。

南月趕過來時,布谷鳥停止了呼喚,整個樹林靜靜地,沒有一絲雜音。

“玉佩已經交給顓頊了,你今天還叫我來做什么?”

男人輕笑,看著南月惱怒的表情覺得很好笑。

“是我打擾你了。”

南月皺眉,不想同他多說一句話,凜冽的道:“我與你已經沒有關系了,不要再來找我!”

說完,南月轉身抬腳離開。

沒出兩步,南月就被一堵看不見的墻擋了回來。她怒道:“暮閣,你到底要做什么?!”

暮閣語氣有些疲憊,這才言歸正傳道:“我需要你再做一件事。”

“上次都說好了,只要把東西交給顓頊就讓我離開,你堂堂妖界皇子,怎么能說話不算話!”

“我也是迫不得已,若不是你臉生,也不會交給你辦。”

“不行!”南月毅然拒絕,有一必有二,不能總被暮閣控制著。

暮閣知道她會拒絕,沒有逼迫,而是轉過身去,道:“既然我將你叫來,就由不得你不答應。”

“你!”對于暮閣的手段,南月十分了解,只要是他想要的,都會想盡一切辦法得到。

“怎么樣?”

南月閉上眼,她還沒有資本和暮閣硬碰硬,只能退一步道:“總得給我個說服自己的理由吧!”

“理由?”暮閣想了想道,“不如就當是報答百年前我救你的恩情好了。”

百年前,南月還是初為人型的小妖,卻意外闖入雨煙的結界,若不是暮閣拿封淵之水相救,她恐怕也沒有今天。

“好,這件事之后,你我兩不相欠!”

暮閣沒有說話,而是望著黑沉的夜空發呆。

南月看他的背影有些孤單,這才想起來,妖王近來身體不比當年,眼看隨時都會撒手人寰。而那些妖界皇子,無不對這個位置虎視眈眈。暮閣作為最有資格繼承妖王的人選,自然要面臨各種壓力。

其實他也挺不容易的,南月想。

“你要我做什么?”南月輕聲問道。

“我需要桃花釀,你借著這次百年一次的蟠桃盛宴,去取些來。”

“蟠桃盛宴?你瘋了嗎?敢在西王母眼皮底下偷東西!”西王母掌法度,歷來手腕強勁,沒有人敢在她頭上動土。

暮閣沒有回頭,反而語氣張狂道:“西王母而已,竟然讓你嚇成那個樣子!”

“大哥,你活了上千年,法力修為比我強千百倍,自然不忌諱那些上神,可是拜托你考慮下我的感受好吧?我只是條兩百年的小妖,那么一點點的修為,在西王母眼里還不夠她的三青鳥吃一頓的呢。”

暮閣被她的話逗笑,眉宇間的凝重的氣息也散了不少,他轉身望著南月,道:“這就是考驗你的時候了,看你夠不夠三青鳥吃一頓。”

南月嘆了口氣,誰讓從她懂事起暮閣給她灌輸的思想就是服從呢?雖然口中抱怨著任務難以完成,可她心里已經盤算好如何行動。

“你總得告訴我要桃花釀有何用處吧,不然我死不瞑目。”

聽到這話,暮閣的眉頭又皺了起來,目光也變得冰冷。

“雨煙遭人暗算,需要桃花釀做藥引解毒。”

竟然是雨煙,怪不得暮閣會這般出爾反爾。

雨煙是暮閣的親妹,兩人年少喪母,自幼相依為命,在險象環生的妖界相互慰藉相互支持。同時,雨煙也是暮閣的軟肋,只要有人敢動她一分一毫,暮閣就會不惜一切代價讓之加倍償還。

這就是妖界皇子暮閣。在他的心里沒有倫理對錯,只有守護和殺戮。

南月太了解這個男人,了解到感同身受。

“替我問候雨煙。”

沒有再多言,南月施法離開了這片樹林。

而暮閣卻沒有離開,等候著另一個人的到來。

不一會兒,一位白衣男子打著呵欠出現,他揉揉惺忪睡眼,埋怨道:“這么晚不睡覺,倒真是你們妖族的生活習慣。”

暮閣背對著他,開口說:“心情不爽,喝酒去!”

“別逗了,帝丘距豐澤何止千里?我又不是你們飛龍,可以在天空肆意。不去,不去。”

“當真不去?”暮閣挑眉,“還是說,你怕一夜之內自己沒有能力回來?”

男子笑著,無奈的道:“你這只蟲子,總能拿住我的死穴。”

“走吧,我在豐澤等你!”

說完,暮閣化成黑龍盤旋而去,眨眼功夫就不見影子。

白衣男子倒也不著急,伸伸懶腰活動筋骨之后,才喚來重明鳥,隨著暮閣而去。

次日,顓頊叫來玄霄,略帶歉意的道:“小月怕是不見了,我今日一早醒來就找不到它了。”

玄霄無所謂的擺擺手,大笑道:“人王不必自責,那條笨蛇定是覺得自己無顏生活在帝丘,所以進深山修煉去了,沒事的。”

對于南月的突然離開,玄霄已經習慣了。

“那就好,我還以為它是被那些老鼠抓回去當壓寨夫人了呢。呵呵。”

話完,二人大笑起來,尤其是玄霄,像是要把腸子都笑出來。要是南月還在,必定會將他再次咬的遍體鱗傷才罷休。

片刻之后,玄霄言歸正傳開始稟告正事。

“這次蟠桃盛宴,不知該送什么禮物過去合適呢?”

顓頊心想,將他自己裝起來送過去最合適。不過他也不能這樣說,有損他往日塑造的智謀雙全的形象。

“不如,就把上次從極北之地帶來的冰晶送給西王母幾串好了,她常年在玉山上,定然沒有見過什么新鮮玩意兒,也好用這些冰晶糊弄糊弄她。”

玄霄知道顓頊素來愛開玩笑,于是點頭稱是,下去準備。

見玄霄離開,顓頊這才打算起來。自從繼承了人王的位子,他便再也沒有參加過蟠桃盛宴,不知玉山的千頃桃花,還是不是原來的模樣。

玉山之巔。

女子一身華服,腳下的玉山像是無邊的桃云,獨她一人遺世獨立。

她望著前面的群山萬壑氤氳在初晨的霧靄里,若隱若現的樣子,不由得輕輕嘆了口氣。

這時,一只紅翅鳥振翅而來,在女子頭頂盤旋片刻,便化為人形,站在了女子身后。

“西王母。”

女子點頭,轉而問道:“人可來了?”

“已經啟程,不出三個時辰便可抵達玉山。”

西王母嗯了一聲,沒有再說話的意思。

紅翅鳥猶豫了片刻,最終還是開口問道:“勝遇有一事不明,還請西王母明示。”

“你說。”

“西王母讓勝遇請的人,是共工氏康回的手下,可這康回,卻是霸占雷州,專同顓頊作對。盡管這次蟠桃盛宴顓頊作為人王不會來,我們這樣做不合適吧?”

西王母對于勝遇的提問沒有意外,可她也不想回答,畢竟這個大荒里的事,不是一句兩句就說的清楚的。

“勝遇多嘴了。”

勝遇見西王母久久沒有回答,只好自己認錯,安靜的陪著她看遍群山。

片刻,西王母再度開口。

“你的那位朋友,可安頓好了?”

“是的,已經安排妥當。這次如果不是西王母恩許,她也不會有機會參加這種上神之間的盛宴。勝遇替她謝過西王母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西王母轉眼望向遙遠的蒼穹,白云與青山交際的地方,此時出現一個黑點。不出片刻,一只畢方鳥鶴唳而來,遠遠看去,竟然是一女子站在畢方背上。

畢方急速前來,在西王母與勝遇頭頂飛掠而過,掀起西王母的衣擺,隨后又翱翔天際,轉了一個周圈,似乎是在視察玉山。

勝遇皺著眉頭埋怨道:“青帝陛下不在,這祖宗似是要反了天,竟然敢到玉山撒野!”

未待西王母說話,畢方背上的女子已經站在了她們面前。

只見她紅唇微啟,秀眉微蹙,好看的眼睛輕蔑的瞥了眼勝遇,道:“西王母可要好好管管玉山的下人了,別讓人家覺得玉山沒有待客之道。”

西王母沒有答應也沒有反駁,而是轉頭對身后的勝遇道:“帶宓妃下去休息。”

勝遇不愿與她一般見識,微微給西王母施禮,瞪了宓妃一眼,轉身走在她前面。

宓妃不屑一笑,喚來畢方鳥掠過勝遇頭頂而去。

猜你喜歡

  1. 鬼怪小說
  2. 女強小說
  3. 驚悚懸疑小說
  4. 輕松爽文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电子游戏类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