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VIP小說推薦網 > 小說庫 > 仙俠 > 我的夫君是仙尊

更新時間:2019-06-11 15:01:22

我的夫君是仙尊 連載中

我的夫君是仙尊

來源:花生小說 作者:高貴先生分類:仙俠主角:玄北忘笙

玄北忘笙是小說《我的夫君是仙尊》的主角,它的作者是高貴先生,下面我們一起看看這本小說的主要內容:從我修成人形以來,就一直生活在一條黑漆漆泥鰍的魔爪之中。到后來才懂我是多么的沒見識,昆侖山望天閣住的是川冥仙尊,是一條修煉了整整十萬年的黑龍,不是什么泥鰍……總之被他壓迫了七百多年,我悄悄溜下了山。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這天早上,我嘴里叼著個包子,爬到望天閣門口巨大的老樹上,在樹杈之間找了個舒服的姿勢,一邊啃包子一邊瞅著璉光在掃院子。

那日戲莫不是做的過火了?我一邊啃包子一邊想,七百年來,玄北的脾氣我算是摸得差不多了,然而深情表明心意后,他居然……

跑了。

也不算是跑了,九重天上那個天天拿著個塔玩兒的大叔在那時候沖進來破壞了氣氛,說是什么天帝老兒要召見玄北,山海關加急的戰報。

玄北當時臉色也是不太好看,那托塔大叔似乎也察覺到了,摸了摸鼻子說道:“仙尊莫要生氣,只是上面那位催得緊,讓仙尊立刻與小仙一起回天宮。”

玄北也不是不講理的人,就連我都知道,要是那天帝急著叫他,肯定是怪不到托塔大叔身上。

于是他揉了揉我的頭頂,低頭對我笑了笑:“阿笙,等我回來好不好?”

我總不能攔著他不讓他去吧?只得點頭,眼巴巴地看著他跟托塔大叔駕云走了。

然而這都過了三天了,他還沒回來。

可能是赤胥那家伙又坐不住了吧?我撣了撣衣服上的面渣,將最后一口包子塞到嘴里。

漫不經心地晃蕩著腳,看著不少枯黃的葉子隨著我的動作紛紛揚揚地飛下去,我深吸了一口氣。

一千年。

我那天說他忍了我七百多年,我自己難道不是嗎?

從忘川河水中誕生的那一刻起,我便知道老天是不允許我存在的。

我生于虛無,出生那日,天降九十九道神雷,劈在了九幽忘川上。

差一點,差一點我就死了。

在我瀕死的那一刻,是個女人救的我。

她以命換命,替我死了。

這個女人,便是赤胥的娘。

是的,魔后早在千年前便死了,死在幽冥之地。

魔后生下赤胥的時候,占星算卦,得到的結果卻是自己的兒子,活不過一千五百歲。

所以,她救我的時候也不是沒有條件的。

“若我救你,你必助我兒赤胥登上魔尊之位,你必護我兒……萬年無憂。”

那時候赤胥已經三百多歲了,我答應了她,于是她便替我死了。

過后我便認識了赤胥,他說,若他要登上魔尊的位子,就必須踏平九重天。

我問如何辦到?

他說,我要你回到忘川,忘掉你與我母后的交易,然后想辦法到九重天上的戰神身邊。

我說好。

于是我飲了三盞忘川水,忘記了救我的那個美麗的婦人,化成一滴忘川水,蝸居于那幽冥之地,直到玄北將我帶回昆侖山。

那日赤胥潛入望天閣,他彈給我的,不僅僅是忘川幽冥的陰煞之氣,更有被我遺忘了千年的記憶。

他那日其實還問我:“忘笙,若有一日我需要你殺了玄北,你舍得嗎?”

我笑了:“我若是有那個本事,自然舍得。”

我的命是他娘親換來的,別說殺人,就是讓我立刻去死,我都沒有怨言。

只是玄北……

我煩躁地抓了抓頭發,那是玄北啊……

舍得嗎?

而且女媧石……

我扯著頭發,只覺得糟心。

千百年來看上的第一個男人……可不能就這么撒手錯過。

但是現在赤胥想殺他,赤胥還想要女媧石,赤胥還想踏平九重天。

我這條命是他娘親換來的,我沒有任何理由可以拒絕他的要求。

若不是他娘親,我根本不可能遇到玄北。

啊……腦殼痛。

我長長地呼了一口氣,早上的陽光并不是很刺眼,暖洋洋地被枝葉割碎,零零散散地灑在我身上。

閉上眼,我就這么瞇了一會兒。

等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,看到的是焦急的璉光。

見我睜眼,他帶著哭腔說:“女君,你可算醒了……”

我撓撓頭,不解地問道:“小璉光,我不過是瞇了一會兒……”

璉光使勁兒搖了搖頭:“女君,你已經昏睡七天了!那日璉光發現女君從樹上摔了下來,就再沒睜眼,可嚇死璉光了!”

我這才注意到,這里是天衡居的里屋,而且已經能從窗口看到半掛在天上的啟明星了。

活動一下胳膊,我有些奇怪:“泥……玄北還沒回來嗎?”

璉光揉了揉有些泛紅的鼻頭:“七日前小童就給尊上發了急報,不過不知為何,到今日依舊沒有回音,想來是前線戰事吃緊,信還未能送入尊上手中……”

我卻不那么想。

那日托塔天王神色匆匆,眉宇間還有些許驚懼,山海關戰事……

泥鰍舊傷未愈,赤胥想必是想趁機攻入山海關,但泥鰍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燈,赤胥精明極了,若無勝算,也不會輕舉妄動。

他現在動了,就證明他手里有了什么新的法寶,讓他覺得能打敗泥鰍的法寶。

托塔天王的懼怕……

壓倒性勝利的法寶……

神器。

我的心猛地往下一沉,魔族一直在收集盤古斧的碎片,莫非是成功了?

不對,我的身子有這么大的反應……

赤胥找到女媧石了?

想到這兒,我掀開被子就往外跑,誰知剛走了兩步,一陣突如其來的無力感襲來,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

“女君!”璉光一聲驚叫,連忙沖過來扶住我:“女君,你還是躺下歇著吧……”

“不行……”我推開他,擺了擺手:“玄北的腰牌在哪兒?斬穹呢?”

只見璉光從床頭的抽屜拿出一塊墨綠色的小牌,遞給我。那牌子上雕著兩只栩栩如生的飛龍,正中央刻著一個‘戰’字。然后他又一路小跑到屋外,不一會兒拿著銀白的劍鞘跑了進來。

我將那腰牌揣進懷里,劍掛在腰間,跌跌撞撞地往外跑。

“女君!女君!”身后璉光焦急地喊著,攔又攔不住我:“女君!你可別亂跑……尊上要是回來沒見你,小童可就遭殃了啊女君,你可憐可憐小童……”

“璉光,再打下去,玄北會有危險,我得去警告他……”我撥開璉光攙著我的手:“老鶴呢?玄北把老鶴拴在哪里了?”

璉光聽了,更慌張了:“女君……你……你說什么危險?老鶴在后院……”

我匆忙來到后院,一眼就看到老鶴正低頭喝水。

三下五除二解開它脖子上的細繩,我翻身爬到它背上。

像是感受到了我的慌亂,老鶴昂起腦袋長長地嘶鳴了一聲。

“山海關,快帶我去山海關,玄北有危險!”我抱著老鶴的脖子,低聲說道。

老鶴倒是有靈性,撲棱撲棱翅膀就飛了起來,轉眼間就將望天閣甩在了身后。

只聽璉光的聲音越來越遠,我感受著體內的力氣一點一點流逝,耳邊只剩下呼嘯的風聲。

這只老鶴,還是玄北一手養起來的,喂了不少靈丹妙藥,身高一丈,展翅時寬一丈半。

望天閣離山海關六千五百里,老鶴以前送一次戰報,需要約莫六個時辰才從前線到昆侖山,而如今又馱著我,飛行速度不免慢了下來。

我怕自己又昏睡過去,便解開束發的布袋,將自己拴在老鶴的脖子上。

天明了又暗,直至天色又完全黑了,下方才漸漸出現被戰火吞噬過的痕跡。

我這一路拼命地調息,總算是恢復了點力氣。

老鶴的速度逐漸慢了下來,透過薄薄的云,我看到了下面延綿數里的營地。點點燈火將營地勾出個大概,許是有人認出了老鶴,下方傳出了一陣輕微的騷動。

不一會兒,老鶴便熟門熟路地停在了一頂純黑帳篷外,我將布帶解開,隨手將長發攏了起來。

“何人膽敢擅闖戰神營帳?!”只聽一聲大喝,一柄閃亮的□□便懟到了我面前。

我從懷里掏出那墨綠的牌子,在那人面前晃了晃:“我要見玄北,你是誰?”

那人接過玄北的腰牌,瞳孔縮了縮,將□□收了回去,拱了拱手:“不知閣下是哪位仙女,小將勾陳一眼拙,多有得罪,在此給仙女賠罪了。”

勾陳一這個人我還是聽玄北提起過的,有勇有謀,是不可多得的良將。

我搖了搖頭,從老鶴背上滑下來:“我不是九重天的仙女,不過在昆侖寄居了些時日,此番前來是我唐突了,只是有要事要與仙尊商議,還請勾將軍放行。”

勾陳一臉上閃過一絲為難:“女君,這個啊……”

就在這時,那黑色的帳簾突然被掀開,一個窈窕的身影走了出來。

是瑤姬。

“神女。”勾陳一對她彎了彎腰。

瑤姬的五官依舊十分精致,只是此時雙頰上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嬌羞,讓她看起來更加明艷動人。

“喲,這不是望天閣的小丫頭嗎?”她看到我,先是有幾分驚訝,然后上下打量了我一番,才笑意盈盈地說道:“尊上就在里面,有事的話快去吧。”

說罷,瑤姬攏了攏身上的輕紗,嘴角帶著輕笑,轉身離開了。

我突然就不想看到玄北了。

因為我明白了勾陳一剛剛為什么有些為難了。

我到底在瞎擔心個什么玩意兒?人家在這里挺好的,有肉有酒有美人,別提多瀟灑快活了。

咬了咬牙,我轉身往外走。

“女君,這……”大概是被我搞糊涂了,勾陳一皺著眉毛看著我:“你這是干什么?”

“轉念一想,又覺得沒……”

“阿笙?你怎么來了?”我話還沒說完,眼前便一花,玄北身著一身軟甲出現在我面前:“你跑來這里干什么?多危險。”

“來看看你是不是掛了啊。”我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:“現在看到了,我要回去了。”

勾陳一面無表情地站在一旁,眼觀鼻鼻觀心,仿佛沒有聽到我說了什么。

只是他抽搐的嘴角泄露了一切。

“阿笙……”泥鰍嘆了口氣,摸了摸我的頭:“進來說。”

“不進,”我甩開他的手:“望天閣的花還等著我澆呢,你想找人聊天,找你的神女去吧你……”

說著,我邁開步子就要往外走。

就在我抬腿的那一刻,深深的無力感再次襲來,仿佛一瞬間有東西抽走了我所有的力氣,連呼吸都變得異常困難。

“阿笙!”泥鰍手疾眼快接住了我:“你怎么了?”

“神……神器……”我勉強擠出幾個字,艱難地喘著氣:“赤胥……女媧……石……你……快走……”

接著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猜你喜歡

  1. 暖婚小說
  2. 幻想小說
  3. 架空小說
  4. 百合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电子游戏类型